只见一个身着南古部族的士兵,胳膊虽是被塔克部族的士兵砍断,浑身鲜血直流,可是仍然没有放弃,还扑上去死死咬住塔克部族的耳朵,紧接着那名人兵的后背倒是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,直到死他也没有放弃攻击敌军。

  洛安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不知不觉就红了眼眶,这都是他们南古部族的好儿郎,都是南古部族的懦夫!

  跟着箭矢的攻击,塔克部族的人不竭的倒下,可是似是杀不完一般,又是一波接着一波。

  随后洛安又是在人群之中找起了本人的父亲和洛桑的身影,很快洛鸿的身影就映入了他的眼皮。

  只因洛鸿站在大军的最前沿,他那匹高大的战马让人一眼就能寄望到,洛鸿手持了一把很是繁重的玄铁大刀,脚下使力,战马间接朝前奔跑而去,随即手下用力,大刀回旋,顷刻就将敌军的一名将领的人头给割了下来。

  “啊!冲啊!”所有南古部族的士兵看到这一幕,皆是对着敌军长啸了起来,振聋发聩的怒吼声已是响彻了整个天际的,所有人都杀红了眼,眼里只需仇敌再无其他。

  地上已是布满了成千上万具的尸体,整个沙场上硝烟洋溢,可是丝毫不影响所有的人的士气,此刻他们的王都已经冲锋陷阵,多么他们还有好怕的!

  “杀!”洛鸿此刻也是寄望到四周士兵的士气已是逐步的有所反转展转,当即大声的喊道。

  一时间杀气震天,跟着这声怒吼,洛鸿径直夹紧马腹,直直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。

  身着红色战袍的南古部族的人,紧紧的跟着洛鸿的步子一路朝前奔跑而去,一黑一红两色大军抵触冲犯,刀戟声骤起,怒吼声,惨号声,战马蹄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  在南古部族的冲气候焰之下,塔克部族的士兵显得有些力不从心,竟是节节败退了起来。

  而敌方营帐之中,一阵悠扬亢长的号角之声传了过来。

  紧接着沙场上所有的塔克部族的士兵,皆是快速的撤离起来。

  “退了!退了敌军退了!”这时南古部族的士兵中有人大声喊了起来,声音很是欣喜。

  一时间所有的士兵皆是看向了前方,发觉了不远处快速撤离的塔克兵的身影,皆是将手中的长剑、弯刀举了起来,大声的高喊了起来。

  这是他们这段时间的独逐一次胜仗,是由他们的王亲身率领的一场战役。

  一时间所有的人的面上都很是喜悦。

  布满硝烟的沙场之上此刻挥舞起了属于南古部族的记号,鲜红之色的牛头标识表记标帜,特殊文字所写成的南古二字。

  “收兵!”这时,洛鸿举起了他手中的长刀,大声的呼喝了起来。

  跟士兵不合的是,洛鸿的面上却并不是那么的欣喜,反倒是愈加凝重了起来,此次战役虽是打败了塔克部族,可是他也晓得将来是有多灾,此次是由本人亲身出马,才挽回了些许的士气,只是一时侥幸赢了塔克部族。

  可是塔克部族兵力雄厚,若是他们没有后招的话,只怕仍是会败于塔克部族的围困之下。

  紧接着一众士兵得了洛

  鸿的话,皆是停了下来,没有再上前追逐那些塔克部族的士兵,而是将本人身边受伤的火伴搀扶起来,朝着后方的城内走去。

  洛鸿刚一进城门内,就发觉了早就在一旁等待着的洛安,面前闪过一丝欣喜之意,莫不是安儿将幽冥泉内的东西获得了?

  思至此,赶紧自战登时飞跃下来,快步走到了洛安的身边,对着;洛安示意了一番,随后几人一同进了主帅的营帐。

  到了营帐之后,洛鸿说着便将本人腰间的佩剑随手递给了身旁的一位侍从手上,紧接着变朝着营帐正两头的位置坐了下来,一脸自傲的看着洛安。

  他不消措辞,洛安城市大白他的意义,这一次派了那么多人同去,这宝贝必然要获得才是,此刻塔克部族已是兵临城下,这个宝贝搞不好是他们最后翻盘的机缘。

  长泽谷几乎能够大概说是他们南古部族的最后一道樊篱,可是敌军已经进了长泽谷,并且狡诈多端,时不时就搞出狙击这一套。他们别无他法,只能将营帐姑且驻扎在了部落的外围,便当随时作战。

  “父亲,宝贝已获得。”洛安看着洛鸿很是等待的容貌,随后便说起了当日的环境,只是一想到洛容的环境,洛安说什么都愉快不起来。

  “好好好,当真是天佑我南古!安儿你此次做的不错!”洛鸿听到洛安的话之后,当即就畅怀大笑了起来,声音很是爽朗。

  “大哥,此次幽冥泉之行可有何事发生?”洛桑一听到大哥和父亲措辞,赶紧凑了上来,持续几日的作战,更是为洛桑身上添加了一些男儿的气味,整小我看起来更是稳重了不少。

  只是洛安不竭不曾回覆他的问题,惹得洛桑也是有些奇异。

  并且洛安还不竭低着头面色也不是很好,并且衣服之上还有血迹,洛鸿这时也寄望到了洛安的反常,启齿问了起来。

  “安儿,可是路上发生了何事?”

  洛安闻言,随即抬起头,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父亲。

  “你们先行下去,我与大公子有话说。”洛鸿很快就会了意,当即将摆布屏退了下去。

  扑通!

  等世人走了之后,洛安直直的跪在了父亲的面前。

  “安儿,你这是作何?”

  洛安的这一跪,让洛鸿和洛桑皆是感应莫明其妙,明明取回了宝贝,理当是算建功才是,如何此刻……

  “请父亲责罚儿臣,此去幽冥泉都是儿臣的过错。”洛安跪下之后,就朝着洛鸿叩拜了起来,每一下都重重的扣在了地上,很快额间就已经泛出了血丝。

  “大哥,到底发生什么事,你快说呀!”洛桑在一旁看着,也是焦心了起来。

  “是啊,安儿,到底发生了何事。”洛鸿也是不明所以,启齿问了起来。

  “此去幽冥泉,我们本来的一切都很成功,期间虽是颠结尾不少的坚苦,可是都逐一处置,直到最后入幽冥泉取宝的时候,因着容儿感受不恬逸,儿臣便将她留在幽冥泉的外侧,可是谁知,谁知……”

  洛安说着说着语气就啜泣了起来,以致是带了几分哭腔。

  洛鸿听到这里

  面色已经起头沉了下去,心中恍惚有了一种不好的预见。

  “谁知普布竟是不竭跟在我们身后,他趁着我和世子等人下水取宝之际,将容儿给,给……”洛安的话就停在了一半,后面的话他其实是说不出口。

  虽说最后普布死了,可是他的罪孽哪怕是死上一万次也难辞其咎!

  而他本人作为容儿的大哥,此去没有呵护好容儿,洛安晓得他的罪责并不比普布的少上几分,若是他早日晓得了很是,好好呵护好容儿,这件工作根柢就不会发生。

  啪!

  洛鸿手中的茶盏径直就摔落到了地上,愣了良久之后,洛鸿才颤颤巍巍起身,走到了洛安的面前,很是悲切的问道。

  “他把容儿如何了!他如何敢!如何敢!”

  “这个禽兽!我要去杀了他!”洛桑听到这里,面上皆是怒意,间接将手中的长剑抽了出来,登时就要出营帐。

  “他已经死了,当日他就已经死了!”洛安看着洛桑如斯打动的样子,大声的吼道。

  “容儿呢?容儿此刻在哪,我要去看看她。”对比力洛桑的反映,洛鸿当即问起了洛容,他的这个宝贝女儿常日放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心都不够宠的人,如何刚好要遭此劫难。

  “我先行过来找爹爹,将容儿交托给了奶娘呼应!”洛安见到父亲如斯孔殷的反映,便启齿说道。

  话音刚落,洛鸿已然出了营帐,一时间营帐之中,只留下了洛安和洛桑两人。

  “大哥你莫要过度自责,父亲晓得你已是尽了全力呵护容儿了,谁也想到没有此次的路线会泄露,更是让普布这个小人得知。”洛桑见洛安仍是在原地跪着,启齿安抚了起来。

  洛安的脑子中也是猛然间有了一股子利诱,明明此次步履已是足够的荫蔽,并且他们一路头就和库勒将军分头走了,如何还会被普布晓得,更何况普布并没有地图!

  “大哥,大哥,我们仍是先行去看看容儿。”洛桑看着洛安似是入了迷的样子,随即就启齿唤了起来。

  紧接着两人又是朝向部落之内跑了过去,营地的世人见首领和大公子二公子先后跑过,还认为发生什么病笃的军情,一个个神采皆是庄重了起来,加强了各部的戒严。

  洛鸿刚一回到寝殿就急慢慢的朝着周大娘的小院内跑去。

  洛鸿赶到的时候,洛容方才才醒了过来,她此刻已是认不清世人,周大娘和巫医不竭想要同她说措辞,可是她却害怕的瑟缩在了床角,紧紧的攥着本人的衣裙,一脸鉴戒的看着两人,眼神中满是焦炙。

  “首领。”巫医和周大娘见洛鸿来了之后,赶紧行了个礼,洛鸿皆是没有理会,大步流星似的走到了洛容的床前。

  在看到了洛容的样子之后,洛鸿的心只感受裂成了碎片一般,可是他仍是先压下了本人心中的哀痛之意,悄悄的坐在了床边,很是温柔的说道。

  “容儿,爹爹来看你了,你莫不是连爹爹也不睬吗?”

  “爹爹?”洛容听了洛鸿的话,喃喃的自语了起来,失神的眼中终是恢复了一丝亮光,只是转眼就磨灭了下去。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现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。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刮网站阅读庶女无敌:挡我者跪,庶女无敌:挡我者跪最新章节,庶女无敌:挡我者跪 顶点中文
能够大概独霸回车、←→快速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